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

闪开我要放飞了

[WD]#秦狗#《情债》_P4

感觉老秦这是打定主意要ri狗了………

萧子夜001:

>前情回顾:等待Jordi的空余Aiden开始计划之后的生活,全然不知自己已是某人的囊中之物。Jordi也要开始证明合约结束后两人的立场了。
{上车前卡更是常事。在此致歉。个人疏忽记错了断更位置,故延迟这么久。友情提示:车在下一P\


“但你还是欠我很多东西,Aiden。”
“我们向来互不相欠。我不需要你告诉我Maurice的位置,我自己找。”Aiden语毕起身,朝着门口大步流星地走去。
他甩给Jordi的眼神还在后者脑海慢放,反着微光的绿瞳在男人转身的瞬间,像是拖拽出一道光轨。
不带温度的坚定,倔强而傲慢。Jordi已经厌倦这种眼神了,他很是期待,若这双眼睛的主人失去主导权,呈现出罕见的光彩能有多致命。
无征兆的,一声枪响在空气中炸开,密闭的室内就如扩音器,让声音具有穿透性。
Aiden应声痛呼,子弹击穿了他的左小腿肌肉,让他瞬间失去平衡,踉跄地拖着步子,空荡的周遭唯有墙壁能让他勉强支撑身体。血液飞溅在白墙上,染红了牛仔裤的液体很快在脚边汇聚成一块血泊。他咬牙忍痛,也掏出1911就要扣下扳机,低声骂着那个翻脸比子弹还快的收尾人。
Jordi在反应时间上占据绝对优势,早在Aiden开枪前快步抵达,迅速踹掉他的手枪,提起膝盖撞击他侧腹,不给地上的人分毫还手余地,揪着他衣领略重地把人摁墙上,曲臂抵着他的咽喉。
“别着急,我只是先试个色。看看,墙上的血迹多美,就像它的主人一样,散发出刺鼻的诱惑。”对方的沉默很快让Jordi的热情降温。
“你知道吗,Aiden,我已经厌烦你这种态度了。”察觉到身下的人还在试图挣扎,Jordi摁得更紧,把枪口对准那人的心脏,鼓动的脉搏有节奏地推挤着枪械。“嘿,安分点伙计,我可没奸尸的癖好,如果你乖乖地,我兴许还会奖励你。”
Aiden显然对Jordi的黄色玩笑习以为常,自动过滤。
Jordi这番举动完全超乎Aiden的预想,他知道合约结束后Jordi不会再有义务事事忍让,但绝没想到会是现在。
这也是长期合作以来,Jordi第一次把不满表现在行动上。
收尾人在心中感慨,感谢上帝这该死的合约总算熬到头了。要是再长一阵子,指不定自己就要被逼得抑郁了。
声音被抑制在Aiden喉咙里,勉强能发出气声拼凑成一句话, “别把你对Maurice的一套用在我身上。让我走,否则下次就是对尸体说了。”Aiden眼里的寒光不亚于胸口的枪温。
另一方像是听见了这世纪最荒唐的笑话,用手背拍了拍他的脸,“醒醒Pearce,你该不会真脑震荡了吧?瞧瞧你刚说了什么。你知道我费尽心思把你带到这,是为了什么吗?”
这短暂的空余,得以让对方借机挣脱。Aiden绷直右小腿,扭身翻胯朝着Jordi的膝弯处踢去。
很可惜这些突袭都被Jordi算到了,他跃身退开几步。枪伤让Aiden使不出有效的力量,踢空后为稳住身形重心压在了左腿,但这并没让反抗停止,Aiden咬牙隐忍,抽出了甩棍,不带半秒迟疑对着Jordi的脖子挥下。
Jordi以惊人的预判低头闪避,几乎是同时反手抓住了甩棍,向外扭转扳直Aiden手臂,从下至上敲击他的肘关节从而缴械,故意踹击腿部伤口令他失去平衡,顺势揪着他摔在沙发上。
“喔喔喔,我说了,你得乖点,不然这就是惩罚。”Jordi叠在Aiden身上,甩棍横着卡在他脖子,抵着上下滑动的喉结往里压按,“说起来你这次亲身体验了我的身手,有何感想?平时我都这么处理那些顽固的目标,一层层击破他们的自信挖掘出恐惧。但我想你不会的,这就是区别。噢嘿...真别说,你反抗的模样...对,还有这个眼神,太棒了。”
Aiden的气息被压制,血液涌上缺氧的头部,像有无形的耳塞隔绝了外界的嘈杂,Jordi的声音变得沉闷遥远。他双手奋力向外反推,喉咙里挤出断续的气声。
“嘘,让我多享受一会。”Jordi饶有兴致地盯着Aiden那双火花迸溅的绿眸,慢慢放开了甩棍。
枪伤和刚才这番折腾,Aiden的嘴唇有些干燥得发白,却莫名勾起Jordi的侵犯欲。这可比Maurice那个爱哭鬼有趣太多了,这种桀骜难驯的猎物才是Jordi所爱的。
不管在干咳的男人,Jordi起身悠闲地拿起茶几上的水杯解渴,看了眼被血液晕染的浅褐色沙发,不知道他在心疼沙发还是人,快速皱了一下眉。
“你是想看看自己的血要多久才能流干吗,Aiden?你没必要间接伤害自己的。来吧,进浴室我给你包扎。我有个私藏的好药,能马上止血。还有你得感谢我的枪法,贯穿伤更容易恢复的。”
Jordi还想多说两句,顶灯突然爆裂,玻璃渣撒在Jordi的水杯里,溅了他一脸水,还有一些掉在他衣领间,客厅瞬间陷入黑暗。
用披萨想想都知道这又是Aiden干的好事。
幸好那不是劣质玻璃,没有很快划伤Jordi,他抖掉渣子拔出枪听着周围动静。即便脚步再轻,循着血腥气都能确定那人在哪。手枪指向大致方位,打开应急灯迅速朝人开枪。为不影响后续计划,Jordi只是把Aiden右手臂擦出豁口作为警告。
“你的小动作太多了,Aiden。拜托别把我和那群夜盲的条子混为一谈,会在黑暗中被你撂倒。”
偷袭失败的Aiden半蹲在地,他的体力已经消耗大半,捂着伤口喘气。
Jordi踱步靠近,拉起Aiden却很快被对方扭过手腕,见状严肃起来的Jordi和Aiden在昏暗的客厅扭打,Jordi腹部和脸上各挨了一拳,最后他把Aiden摁在地上,用枪托砸击他太阳穴才令人暂时安分。
“你知道自己现在多像一只垂死挣扎的狐狸吗?你这是困兽犹斗。我说伙计,还不如省点体力,留着做点舒服的事。”他擦了擦嘴角被揍出的血,眯起眼睛微笑。“哦对了,在此之前得先把你的伤口裹一下,这副样子可经不起折腾。”
说完Jordi绕过Aiden腋下把人扛起走进浴室,矮身让他横坐在浴缸里,双腿挂在边沿,卷起他左腿裤管,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凝结的血块被牛仔裤带动而剥离伤口,钻心的剧痛让Aiden浑身紧绷,他呲牙嘶声清醒了不少。
“先给你消毒,这会有点疼的,忍着啊。哦好吧,当然叫出来也没事。”
从镜子后的橱柜取出酒精和几包药剂,打开瓶盖装作手抖直接把酒精浇在伤口上。
“——JORDI!!!”浴缸里的人疼的坐起身怒视他。
“啊,抱歉,倒多了。我给你吹吹?”Jordi脱了Aiden湿透的鞋,托起他脚掌,发现已经要凉到骨头了,于是不再开玩笑。转身开启浴缸上的水龙头调节水温,让热水把人浸泡着。
对肢体接触敏感的Aiden下意识收了腿,但他没力气挣扎了,温水让紧张感舒缓,他半身缩在浴缸里盯着白色的天花板。
Jordi把褐色的药粉撒在伤口,药性中和镇痛,并没让对方感到不适。
“这是从我国家带来的药粉,当然不是市面上能买到的,治溃烂却也对枪伤很管用。没剩多少了,我只在危急情况才用的......好吧好吧,我看你也没兴趣认真听。还是那句话,你不知道我有多照顾你。”
沉默很久的男人声音带着疲惫的沙哑,愤怒被压抑在每个字眼。
“......在你对我做了这些之后?”
“不不,这是另一码事了。”
包扎完毕,Jordi走过去扳起Aiden下巴查看他额角的伤势,冲着对方厌恶的表情愉快地点了点头。
“嗯,看来这里不需要包扎了,伤口愈合得很整齐。”
那眼神就像在说:“再一次感谢我的枪法吧”。
纯白的天花板把灯光反射进Aiden半眯的双眼,血液的流失让他下肢无力得发凉,相比之下温水的作用非常缓慢。他尝试思考些什么,但只落得满脑子被搁置的想法。
是Maurice让Jordi施虐成性,还只是让他的癖好有了发泄之地?Aiden可以罗列出很多Jordi想杀死自己的理由,但却难以笃定不杀的原因。这让他有点烦躁,事到如今他对Jordi的了解没比第一次见面好上多少。
依旧是捉摸不透的古怪。
目前Aiden只能臆测Jordi是想把合作的不愉快尽数发泄后再灭口,那么自己最好趁早计划更好的办法阻止一切。想到这,Aiden撑着浴缸边沿挣扎起身。
Jordi搓搓手掌走向客厅,又开始倒腾那几包药粉,把它们混合倒在杯里用温水冲泡,递送到Aiden面前。
“...这是什么?”杯中棕色的液体散发出浓烈的辛苦味,Aiden皱起了鼻子。
“药啊。只有外敷是不够的,得内外兼顾才行。如果你想尽快恢复行动能力,你就必须妥协这个,不然你保持的奖金赛跑最高纪录可就要被刷下去了。”
“我不需要。”
Jordi的笑容并没被沉默代替,他抽出匕首在手里把玩。
“跟你说个有趣的事吧。前阵子我刚问过Maurice,‘该怎么处置那些不肯妥协的人’。可他答不上来,只是哭啼啼地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所以呢,我想可以从你这得到正确答案。”
刀刃横向在男人粗糙的手指纹路上前后刮擦,就像在研磨刃口。扳着刀尖的手指靠近Aiden,那股力量把刀片从指尖推离,发出金属特有的冰冷声响。

tbc_

评论

热度(56)

  1. 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萧子夜001 转载了此文字
    感觉老秦这是打定主意要ri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