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

闪开我要放飞了

【看门狗】【台词整理】1.7:不是送披萨的

哦哦哦来了!

尸块君-业界毒瘤:

妮琪:你知道是谁一直送花来吗?


艾登:不知道,但是这个女孩看来有很多朋友。


妮琪:她曾经有过。


妮琪:是该把这一切都忘了。


艾登:我懂。


妮琪:我们都被可怕的梦魔折磨着,但你别再尝试去弥补它。


艾登:我都没有尝试去弥补任何事。


妮琪:艾登,我知道你都做了什么。我晓得你一直在追捕干下这件事的人。而你这么做,就会再度让我们置身危险当中。


艾登:你们不会有危险,因为有我在保护你们。


妮琪:你听听你在讲什么?艾登,为什么你不能就此罢手?


艾登:因为……我要知道真相!


妮琪:你是我哥,我爱你。但杰克森是我的唯一,我会在他受到伤害之前,即使只有一秒钟,我也会让他离你远远的。答应我你别再这么做。你救不了莉娜的。


艾登:是我害死他。


妮琪:不,你没有。我并不怪你。但你答应我要就此罢手,我们需要你这样。我们是一家人…


艾登:我答应你。


 


艾登:或者她是对的,莉娜的死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我该怎么走出来呢?


 


约尔迪:你有麻烦了。球场里有个人还活着,如果这个家伙讲的了话,他会指证你。


艾登:有人还活着?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约尔迪:我猜他没断气。放心,我有个计划。到戈曼高楼见我,在屋顶上面。


 


【1.7—不是送披萨的】


 


艾登:他在哪?约尔迪有的时候真不是个好搭档,但我知道他是个可怕的家伙。如果情况有变,我或许会转头杀了他—而他也有可能杀了我。但如果他说我们有麻烦了,我就得认真看待。我不能让那个没死的家伙指证我。不然情况就要失控了。


 


约尔迪:嗨。


艾登:啊干……(oh,fuck。)


艾登:约尔迪,他们是谁?


约尔迪:嗯,他们是这里的住户。


艾登:发生什么事了?


约尔迪:这个嘛,因为这类大楼的保全滴水不漏,所以住这的人都觉得安全无虞。我是说,这些人的门上只有简单的锁链。我猜他们大概是为了在开门前可以把送披萨的家伙看个清楚吧?


艾登:是喔,好吧,有可能。那关于那个问题—


约尔迪:所以我带了螺栓钳来。他们开门这么大,锁链就在那,我就偷偷伸进来然后—剪断。然后你猜怎么样?我不是送披萨的耶!


艾登:约尔迪,那个问题,先来处理好吗?


约尔迪:我们在处理啊,皮尔斯,就在这里寻求解决之道。你不用感谢我为你做的事,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照顾你,好吗?


艾登:真的吗?


约尔迪:就酱。


艾登:那帮个忙,办正事吧。我们有多少时间?


约尔迪:时间不太够。


约尔迪:哦,还记得球场里的尸体吗?他现在活得好好的。条子把他关进拘留所里,而且喔!他正等着在侦讯时好好指证你。


艾登: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约尔迪:不要对我秋后算账了,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景色吧。看到那了吗?今天早上有通电话拨出来,有人出很多钱要抓这个小丑,叫他全盘托出。还有,其中一个是负责分派那个工作的人。


艾登:这个嘛…看来我需要该跟他好好聊一下了。


约尔迪:是啊,但这一次别再玩俄罗斯转盘了。你上一次玩了这套之后,可怜的莫里斯都吓得尿裤子了。


艾登:不用操心我的方法。你知道怎么用这玩意?


约尔迪:给我滚下去那边就对了,我会掩护你。还有这次别杀了那个老大,他对你有用处 。


艾登:真的吗?


 


约尔迪:我们快点搞定,好吗?这的主人在鬼叫,而且这让我偏头痛的毛病又犯了。我有偏头痛,皮尔斯,我想我帮不了你了。


艾登:你以为只有你是唯一想快点搞定的人吗?


约尔迪:我怎么知道你也想快点搞定?


艾登:你没什么同情心,是吧?


约尔迪:是没多少。


艾登:到底这次收尾人的合约内容是什么?他们到底在找些什么?


约尔迪:就是你。有些人想抓到[私法制裁者]很久了,而且他们想利用犯人移监的机会出来指证你。我从没看过他们如此团结就是了。


艾登:他们知道我会全力阻止这种事情发生。听着…这个目击者看过我的脸。如果收尾人找到他,就代表我的名字会泄漏出去,而我的家人也会有危险。


约尔迪:啊,真该死,你真的太感情用事了,皮尔斯,那可是个非常大的弱点。总有一天,有人会利用这个弱点来对付你。我会想尽办法掩护你。但我没办法帮你解决每个敌人。我们快上吧。


 


约尔迪:当心,你有一个粉丝了。


约尔迪:卑鄙的混蛋。


约尔迪:看看,有个人过来了,看到了吗?


约尔迪:这家伙想要对你先发制人。


约尔迪:有,我看到你了,老兄。


约尔迪:小心,皮尔斯,他们越来越带种了。


约尔迪:喔耶…干掉他了。下一个是谁?


约尔迪:需要帮点忙了,我看不到目标。


 


 


约尔迪:喔该死,我认识这个家伙。


艾登:哪一个?


约尔迪:我老是忘记他的名字。这家伙…这副耳朵,是杜雷?还是道森?


艾登:是你朋友吗?


约尔迪:我没有真正的朋友。还是邓肯?可能是个B开头的名字。


艾登:你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约尔迪:哈,我想也是。我来把他干掉。


 


约尔迪:道格拉斯!


艾登:什么?


约尔迪:他的名字,叫道格拉斯。啊妈的,来不及了。


艾登:你射中他了?


约尔迪:我记不起来他的名字,真是该死。我喜欢那家伙,他会讲很多烂笑话。他妈的别再让我记起任何人了。


艾登: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沉溺于自己的世界中了?


约尔迪:我就是这样喜欢我的工作,所以我这辈子整天都不会像在工作的样子。


 


艾登:我猜这位老板就在办公室里面。


 


约尔迪:他交给你了。


 


兰斯·布伦纳:等一下…等一下…住手!


艾登:是谁指使你那件监狱任务的?


兰斯·布伦纳:哪件?天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艾登:兰斯·布伦纳。你家人还好吗?


兰斯·布伦纳:你要干嘛?


艾登:我只是想问候你的家人。看来你有两个人生。你可是有家室的人…小孩好像快念大学了,身为一位工会代表来说负担很重啊。


兰斯·布伦纳:我操你妈。


艾登:然后有另一个人生。幽灵账户里存有巨款…喂…你知道你的名字跟很多悬案有关吗?我想条子一定很想跟你好好聊聊。


兰斯·布伦纳:好等一下…这笔钱你想分一杯羹?我可以分给你一点。


艾登:你别浪费我的时间。


兰斯·布伦纳:好啦、好啦,干。监狱那件事…是安吉洛·图齐致使的。他已经准备好运送车队了。太迟了,你找不到他的。


艾登:谁说我要找他?我猜他在城里一定有其他家人。


兰斯·布伦纳:你为什么要找他的家人?你他妈到底有什么问题?


艾登: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约尔迪:醒醒,皮尔斯,有更多收尾人来了。


艾登:情况有多糟?


约尔迪:还记得肯德胡克那次吗?


艾登:妈的咧。


 


约尔迪:该死!告诉我你看到了!【随机出现】


 


约尔迪:你总是喜欢选条难走的路,是不是?


艾登:你真懂我。


约尔迪:你现在得走了,我会收拾善后。【选择逃走则会触发】


 


艾登:我想我就这些了。


约尔迪:很好,有点被我公寓里面的朋友惹火了,偏头痛又犯了。我需要在他们来乱之前休息一下。【选择杀光收尾人则会触发】


 


克拉拉:喂,你根本没有回我电话耶。你找到那个我们正在追踪的家伙没?


艾登:有,只是那旁边遇到了一点麻烦,听着,我得要去找另外一个人,但这次我已经有目标了,是海莲娜·图齐,她跟我正在找的人有关系。


克拉拉:她住在芝加哥吗?


艾登:没错,我现在需要找到她的位置。


克拉拉:找到了。哇喔她可是个重度的网路使用者,她今天早上才在威利斯大厦外面打卡而已。


艾登:很好,我到那里会再打给你,我可能需要更多的协助。



评论

热度(17)

  1. 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尸块君-业界死鱼 转载了此文字
    哦哦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