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

闪开我要放飞了

【秦狗】巧合的晚宴

看第二遍的时候我满脑子只剩一下一个问题了:老秦那把狂拽炫酷的狙真的是svd咩?不是什么更高级的狙咩?⬅️这人重点错到家

曜刃-皮尔斯夫人:

这次是才开始交往的秦狗
其实就是想看刚谈恋爱的狗哥被调戏的不知所措的样子 嗨呀【色情.jpg
比较轻松的一篇!就是感觉有点…ooc了 唉 最近画画比较多失去了文力……x
【一脚踩住了刹车】

——————————————————
“一场宴会上喝掉的酒,应该与流出的血一样多。”




“……所以你为什么在这里呢。”

艾登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枪,极不自然地拉了拉扭歪的领带,“别跟我说什么,巧合。”

“哦哦哦不得不说宝贝儿,你穿西装真是太好看了。”黑暗中传出约尔迪的声音,身着得体西装登着亮皮鞋的华裔走到了灯光下,满脸堆笑,“我只是…”

“你他妈又只是来送披萨的?穿着定制西装来送披萨?”艾登极不耐烦地脚尖搓着地,显然这一身并不合身的正装给他无形中有了不少压力,“之前你可没说会来参加晚宴这种事——别告诉我你还找了舞伴。”

对面一声不吭地约尔迪撇了撇嘴,目光投向了走廊尽头连着大厅的门,刺眼的光从门缝透出在地上刻下一道亮光,印在他脸上:“这个真的只是工作要来嘛……你看,舞伴没有,家伙我倒是带来了。”

说着约尔迪抬起右手给艾登看了一眼之前藏在身后的SVD,艾登才注意到他还带着把狙——不过他是怎么把这玩意带进来这个值得学习。

“所以你为什么来呢?”约尔迪将枪靠到一边墙上放了下来,走近了艾登。他很少看到艾登不带帽子不穿那老旧的风衣的时候,比如现在,一头深棕的短发特意地梳得整齐,深陷在眼窝里的双眼无处可藏,目光躲躲闪闪地有些不自然。被约尔迪用这种眼神看着的艾登有些无奈地侧过了头,看向宴会大厅:“最近那个事情,我找到了埃文斯,想找他谈谈保险起见就这么混进来了。”

“埃文斯?你是说……”约尔迪愣了一下。

“……帕特里克·埃文斯。”

两人异口同声道,接着面面相觑。

艾登表情扭曲了一下,仿佛已经猜到了:“你不会这次要…”

“…是的。”约尔迪尴尬地摊了摊手解释道,“这个家伙也是胆子大…”

“好了好了,”艾登打断了对方的话,难得语气中透着这种焦躁,“还真是…我明白了。那么请你在我谈完话之后再动手了,可以吧?”

“哦当然了。”

七点三十一分。

两人都没时间在这阴暗的堆满杂货的安全通道里嗑唠,艾登心累地将蓝牙耳机带上连上了手机:“那我去找他了。还有你…能不能不要每次一声不吭就出去了?要是哪次比这更巧,就是我会一不小心在黑帮的乱斗中打烂你的头了。”

约尔迪低头给枪装着子弹失声笑了,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歪头在艾登脸上轻轻亲了一口,没有那碍事的帽子格外轻松:“明白了明白了,你把他带到哪去告我一声——问完我就动手了。”

“啊,祝你好运。”说完约尔迪补了一句,掂了掂手中的枪后背在了背上,倒退回到了黑暗里,传来了他上楼的脚步声。

艾登心更累了,说实话,他很不擅长应对约尔迪——哪怕是在谈恋爱,很多时候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亲回去?不存在的,从来没有想过。

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离八点还有将近半个小时,大厅里也越来越热闹宾客来来往往。艾登推开了厚重的安全门,悄无声息地走进了大厅。

这场说是慈善晚宴却是办的极为隆重,头顶的水晶灯一排全都亮着照的刺眼,柔软的地毯上一条条长桌放满精致的食物和酒瓶,器皿在灯光下反着光。身着华服的男男女女穿梭其间,或是满脸堆笑地交谈着。艾登丝毫不关这些人,也不关心桌上的佳肴,他抬头环顾了一圈两边楼上的露台,二楼虽然开着却也没什么人,而三楼向上却是一片黑暗并不开放。

如果这时有人注意到艾登肯定觉得他奇怪极了——低头看着手机在人群中踱步,随手在路过的桌子上抓了个不知道什么吃了一口垫了垫肚子——大概是蛋糕什么的,有股奶油味。

【恋童癖】
【三流女星】
【放高利贷】
【军火走私】
【破产】

艾登一个个解析着这些人,看起来光鲜亮丽的背后却都有着些肮脏的秘密。最终他停了下来,眼前这个站在柱子边拿着酒杯高谈阔论的中年人正是帕特里克·埃文斯。

【强奸了芝加哥烟草垄断商的情妇】

……这就是约尔迪要杀他的原因…?

他也懒得去管这种乱七八糟的人之间的事,快速敲着输入键盘给埃文斯发送了一条短信,顺便接通了和约尔迪的电话。

“我准备把他带到三楼露台去。”电话接通后艾登压低声音道。

约尔迪那头一片寂静,过了一会才出声:“好的。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见你了。”

“……”艾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当作没听见重新看向埃文斯。埃文斯看了眼手机,神情一下变得奇怪起来,环视了一圈后走出了之前谈话的人群。

“你给他发了什么?”耳机里传来约尔迪的声音,带着一点点回音。

“一点证据而已。”


约尔迪背着枪心情大好地顺着楼梯走到了四楼,咬了一口才抓来的泡芙后趴在栏杆向下看了看涌动的人潮和躲在角落里的艾登,随即退了两步在一个雕塑的旁边架起了枪,把泡芙放在了一边。

味道不错——一会再去拿个。

他这样想着,看见楼下的埃文斯开始慌慌张张地拨开人群开始往楼梯上跑,而艾登紧跟其后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了下来,心照不宣地抬头搜寻了一圈后对上了约尔迪的目光。

在这种微妙的气氛中谁都没有说一个字,约尔迪也不知道艾登看不看得清,但他隐约听到艾登移开目光低下头的时候传来了轻轻的笑声。

艾登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楼梯口,在栏杆间时隐时现,最终停在了对面三楼的露台上。埃文斯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看到艾登到来的他步步后退,惊恐地抵在了栏杆上。

“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有些事要问你。”耳机中传来艾登平静的声音,听得约尔迪想笑——没错,但是我会。

楼下的人们还沉浸在奢华的酒宴中,丝毫没有注意到楼上紧张的气氛。人们吵闹着渐渐开始往主舞台聚集,似乎是主办方要开始致辞了。

七点四十八分。

约尔迪看向手表,指针精准地指示着时间。他根本没在意艾登跟埃文斯说了什么,靠在栏杆上抽了支烟,盘算着一会怎么收尾。

七点五十一分。

两人的谈话似乎是结束了,艾登侧过头看向了看向了斜对面楼上的约尔迪,传来了他低低的一句“好了”,约尔迪迅速掐灭了烟开了镜,瞄准了已经准备离开的埃文斯。

悄无声息地,艾登只是感到子弹在身旁划过,身后背对着的埃文斯一下倒在了地上,鲜血开始从他脑袋上的窟窿涌出。

………真是。

对面露台上黑洞洞的枪口还对着埃文斯倒下的地方,约尔迪探出头朝艾登笑了笑,向他招手示意他上来。

艾登解开西装的扣子当作外套敞着一下子放松了许多,他边走边摘下耳机放进胸前的口袋,路过埃文斯身边还停住打量了一下后绕开越来越多的混着血和脑浆的不明液体快步走开。

不怎么合脚的新皮鞋踩在大理石的楼梯上发出啪嗒的声音,叼着泡芙半跪着收枪的约尔迪闻声望去,看见艾登一步步走近了自己在身旁扶着栏杆停了下来。

约尔迪收好枪放在脚边站了起来,靠在栏杆上将还剩一口的泡芙举到艾登面前:“挺好吃的你尝尝?”

“…………”艾登脸上闪过一丝嫌弃,但还是伸出手想接过,约尔迪却是笑着一缩手晃了一下,“张嘴。”

“…你是有什么毛病吗。” 一刹那艾登脸冷了下来,别扭地想推开约尔迪的手但还是停住了,犹豫了好久微微张开了嘴。

约尔迪突然恶劣地夹着泡芙竖起关节撬开了艾登的嘴,伸着手指一起塞了进去,暗示般地搅动了起来。

突然被玩弄的艾登一下慌的不知所措,眼神中带着转瞬即逝愤怒看向了约尔迪——很快就变成了羞耻,合不上的嘴被撑开,不由得微微抬起头大喘着气。他感觉到约尔迪到食指和中指挠着他的舌头,虽然并不舒服但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在渐渐升起。

头顶的灯一点点灭了,人群随着灯光全都靠近了主舞台,露台上陷入了黑暗。约尔迪抽回沾着奶油的手指顺便在艾登嘴角一抹:“味道不错对吧?”

“约尔迪你——”

“不过这个……看起来更好吃呢。”

八点整。

约尔迪恶意地笑着攀到了艾登的肩上,咬住了他绷紧的脖颈,两人一起随着灯光压灭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上。














以下内容不可描述已手动刹车【喂


END




评论

热度(53)

  1. 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老年人曜刃 转载了此文字
    看第二遍的时候我满脑子只剩一下一个问题了:老秦那把狂拽炫酷的狙真的是svd咩?不是什么更高级的狙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