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

闪开我要放飞了

Human Conditions【DLC 自动操控】台词整理及注解

マーカス、見せたいことがあるんだ………
说这句话时候扳手的表情和语气,还有之后小马的反应,简直笑死人了

私法制裁者唯一指定披萨GAY:

(*文章包含少量剧透及大量GIF动图 GIF动图x24 共计204MB 流量党慎点!无GIF版请走简书


自动操控


[目标]


完成“奴歌落翅(铩羽奴歌)”行动。


[演示文稿]


奴歌准备了一场媒体发布会,要公开他们最新造就的科技奇迹,而DedSec想当然耳绝对会亲临现场,为这项成果进行严格的Beta测试。


 


{DedSec频道}


【扳手】嗨你好啊,马“狗”仕!(1)


【马可仕】你不要再这样叫我。


【扳手】好啦、好啦,干嘛那么生气嘛。(2)


【马可仕】如果我是马狗仕,那么现在开始,我就要叫你“扒手”。(3)


【扳手】喂,你高兴怎么叫就怎么叫吧。不过你得快点来见我,到屋顶上来吧。


(1)英原句:Hey whats up,Marky Mark!


Marky Mark是美国演员及电视制作人马克·罗伯特·迈克尔·沃尔伯格(Mark Robert Michael Wahlberg)在早期的别称,他主要是在Marky Mark and the Funky Bunch乐队中亮相而成名。


该演员年轻时是种族主义者,常应暴力事件而进入警局。15岁时他就通过科学考察上扔石头、冠称号等手段骚扰非裔美国人就读的学校的学生。


详见维基百科词条“马克·沃尔伯格


(2)英原句:Dont get your designer briefs in a twist.


渣翻:别让你的定制内裤拧成一条嘛。


(3)英原句:If Im Marky Mark,from now on Im callinyou the Funky Bunch.


Marky Mark and the Funky Bunch是马克·沃尔伯格在刚出道时组建的乐队,后被爆出因种族歧视并因袭击他人遭到逮捕而影响了二专《You Gotta Believe》的销量,这次的乐坛受挫促使他投身了表演界。


详见百度百科词条“马克·沃尔伯格


扩展维基百科词条“Marky Mark and the Funky Bunch


 


{奴歌的重大宣布}


[简报]


{奴歌即将发布重大声明,而“扳手”认为你应该会很感兴趣他们有什么话要说}


 


【马可仕】喂,“扳手”。老兄你在哪啊?


【扳手】喂!你迟到了,马狗仕。


【扳手】我真的很享受跟你斗嘴……还有我们之间那种……


【扳手】等等……


【扳手】暗潮汹涌的化学反应。(4)



【马可仕】我的心受伤了,


【马可仕】我以为我们的化学反应是台面上的。(4)


【扳手】马可仕,我想让你看个东西。

【扳手】在我笔电里啦!什么,你该不会?你有吗?
【马可仕】有什么?
【扳手】你有没有……?

【扳手】快点拉张椅子坐,然后做好心理准备……


【扳手】准备迎接轰动武林、惊动万教,会让你大气不敢喘一声,全身起满鸡皮疙瘩,(5)脑袋里只有它的……奴歌发表会。


【马可仕】播出来看看吧。


(4)英原句:As much as I enjoy our…banter and…underlying sexual tension.


Im hurt.I thought we moved on to overt sexual tension.


渣翻:我尽情享受着我们的……玩笑和……潜在的性紧张。


我好受伤啊。我以为我们的性紧张已经很明显了呢。


一个正常的成年男子或女子,受到较强烈的性刺激时,就会情不自禁地出现性欲望,产生性兴奋,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渴望进行性接触,以求得性能量的释放,使身心松弛下来。这种由视、听、触觉或性幻想引发的渴望性接触的身心状态,即称为性紧张。详见百度百科词条“性紧张


Banter:开玩笑,说笑; 逗弄


Underlying:潜在的,含蓄的; 基础的; 表面下的,下层的;


sexual tension:性紧张


Overt:公开的; 明显的; 公然的; 


(5)英原文只有breathtaking和spine-tingling,大意是惊险刺激的


 


{Vice-President}(副总裁)


{Azzam Parad}(阿萨姆·帕拉德)


【阿萨姆】你们曾经告诉我们:“能自动驾驶的车一定会很有意思。”


【阿萨姆】但是我们引以为傲的,就是能够提供最好的东西给你们。


【阿萨姆】如果有辆真正能了解你、知道你是谁的车……


【阿萨姆】你们觉得如何?


【阿萨姆】唯有生物辨识资料才能带来如此的安全性。


【扳手】这……真的有够酷的,超帅。


【马可仕】对啦,最好是啦……


【阿萨姆】车钥匙……就是你自己。


【阿萨姆】每天早上起来,你一定会想要有边喝咖啡、边看新闻的时间,同时还能够安全无忧地上班去。


【阿萨姆】这辆车将会记得你所有的偏好,并保存到你个人的生物辨识数据之中。


【阿萨姆】针对选择ctOS保险计划的客户,将可自动获得优良驾驶的折扣!还能够开上较快的车道呢!


【阿萨姆】是不是棒到有点不太真实呢?就是这么棒。


【阿萨姆】因为在奴歌,我们不苦等未来……我们直接创造未来。


【马可仕】原来如此,所以他们想把生物辨识的数据加进去ctOS的监控系统里?


【扳手】没错,因为这样就完全不可能会出错了,对吧?我的意思是,我们都知道ctOS这东西有多么的无私,同意吧?哦,还有保险公司也是喔。他们绝对绝对不会把我们的生物辨识数据拿去做一些自私自利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说是不是?


【马可仕】对,就《马可白》里什么人性本善、恻隐之心之类的屁话……(6)


【扳手】哈姆雷特,丹麦国要出事了。(7)


【马可仕】或许……该有位勇敢的正义使者可以前去查看一下。


【扳手】可以喔,我们去查看的时候可以顺便偷一辆帅气的车吗?因为偷车是件好玩的事嘛,你懂的。


【马可仕】好啊。


【扳手】那我就加入了。
(6)英原文Milk of human kindness and all that shit…


Milk of human kindness译为“人类慈悲的乳汁”,是19世纪英国评论家威廉·赫士列特(William Hazlitt)在分析麦克白与理查三世的性格差异时给出的观点,他认为理查生来身体和思想都有缺陷,并且天生不能为善。麦克白充满了‘人类慈悲的乳汁’,他坦率,喜欢交际,慷慨大方。他是让大好机会、妻子怂恿和预言的告知给引诱得犯罪的。详见“王维昌:论莎士比亚历史剧创作的艺术原则


《麦克白》(Macbeth)是莎士比亚最短的悲剧,常被认为是他悲剧中最为阴暗、最富震撼力的作品。戏剧讲述了勇敢的苏格兰将军麦克白从三女巫得到预言,称他某日会成为苏格兰国王。出于野心和妻子的怂恿,麦克白暗杀了国王邓肯,自立为王。在自责与幻想的折磨下,他很快堕落成为一名暴君,不得不通过持续的狠手来保护自己,打压敌意与猜忌。大屠杀与内战使得马克白与他的夫人变得自大、疯狂,直至二人最后的灭亡。详见维基百科词条“麦克白


(7)英原句There is something wrong in the state of Denmark.


改编自《哈姆雷特》第一幕第四场中的经典台词“Something is rotten in the state of Denmark.”


丹麦,恐怕发生了些不可告人的坏事呢。


《哈姆雷特》(Hamlet)是莎士比亚于1599年至1602年间的一部悲剧作品,是他最负盛名和被人引用最多的剧本。习惯上将本剧与《麦克白》、《李尔王》和《奥赛罗》一起,并称为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


戏剧中叔叔克劳地谋害了哈姆雷特国王,窜了王位,并娶了国王的遗孀葛簇特;王子哈姆雷特因此为父王向叔叔报复。详见维基百科词条“哈姆雷特




(对话)


【马可仕】“扳手”。


【扳手】嘘……!


【马可仕】“扳手”……?


【扳手】嘘……!!


【马可仕】“扳手”!!


【扳手】干嘛啦?


【马可仕】没事啦。




【马可仕】嗨 ,“扳手”你好吗?


(一言不合……)




(舞时已到?!)




(反向开笔电,厉害了我的扳!)





{DedSec频道}


【席塔拉】喂,马可仕。


【马可仕】席塔拉!你有什么好消息吗?


【席塔拉】你喜欢开车真是一件好事,因为生物辨识车计划的首席工程师好像就是“旧金山车手”的忠实顾客。


【马可仕】真的吗?


【席塔拉】当然是真的,而且我刚好写了一套语法,可以把他的乘车需求重新导向以你为优先。


【马可仕】漂亮。


【席塔拉】这都是为了DedSec。


【席塔拉】等你准备好,就看一下你手机上的“旧金山车手”App吧。


 


奴歌工程师任务


[演示文稿]


让工程师分心,才能有时间黑入他的手机,并诱使他带你到他工作的秘密设施中。


 


{DedDec语音频道}


【马可仕】所以,我只需要说服他带我们回办公室,是吗?


【席塔拉】是啊,但我们已经有计划了……


【老雷】我们想出来的。


【马可仕】老雷!你也有参一脚?


【老雷】这个嘛,就像“扳手”说得那样:偷车就绝对好玩。


【席塔拉】计划就是我们黑入这家伙的手机……


【老雷】对,然后触发他手机里的警报,告诉他办公室的电脑被黑了。


【马可仕】这样就会让他惊慌失措,冲回工作的地方。但我们并不需要真的去骇他的电脑,因为没这个必要。


【老雷】没错,只要让他以为被黑了就好。


【马可仕】这我喜欢。


【老雷】你只需要引开他的注意力,让我们黑入他的手机即可。


 


【马可仕】呃……老兄,我要载你去哪?今晚有场火热的约会吗?


【阿萨姆】我女朋友刚跟我分手了。


【马可仕】我要怎么让这家伙开口说话?


【阿萨姆】你说什么?我刚刚没听到。


【马可仕】抱歉,我只是……有点紧张而已。我有好一阵子没开车了,因为有不好的经验,你懂吧,然后就休息了一会。


【阿萨姆】其实我能想象你一定载过各式各样的人到处跑,不知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


【马可仕】哦,当然,真的什么人都有。上一批是一堆喝到烂醉的家伙,一直在大呼小叫、互发牢骚,还提到他们正在处理什么车体艺术的东西。


【阿萨姆】哦,沙漠庆祝活动用的吧。


【马可仕】对啊,所以其中有两个人一直在大喊什么LED啦、电子动画啦、人们在欣赏他们的车体艺术时该吸什么药最好啦……


【阿萨姆】真的假的?他们提到有人会吸毒?来制造某种合适的幻觉或是其他什么体验的是吗?


【马可仕】对啊,一点也没错。然后其中一个家伙还对另一个人挥了一拳,打到对方的嘴。


【阿萨姆】什么?


【马可仕】然后血溅得到处都是,这个时候马哥挥拳的家伙竟然开始哭,说他的手指关节断了……


【阿萨姆】真扯。


【马可仕】真的很扯,对吧?所以我最后只能开车送他们去最近的急诊室。还有,跟你说……


【阿萨姆】怎样?


【马可仕】他们两个下车时都想熊抱我。


 


【阿萨姆】哇,哦……抱歉,我的警报突然响了,我得查看一下……我操!可恶、可恶、可恶!我们得换个方向了,老兄。我很抱歉,但我得回去工作了!


【马可仕】没问题。


【阿萨姆】更新地点从App传过去了。


【马可仕】收到了……不用担心,我们会送你过去的。


【阿萨姆】可恶,有人突破防护措施了。他妈的,只要我不在办公室……


【马可仕】对,有时候就是会这样。


【阿萨姆】真不敢相信真的发生这种事!我们科室有时限的!时间已经很急迫了啊!


【马可仕】天啊,真是糟糕啊。


【阿萨姆】我讨厌这个计划,当初干嘛自告奋勇要带头?


【马可仕】呃……


【阿萨姆】你能快一点吗?


【马可仕】我尽量。


【阿萨姆】可恶。


【阿萨姆】你能再加速吗?


【马可仕】我在想办法了。


【阿萨姆】我真的很紧急啊!


【阿萨姆】我真的很紧急,就算超速也没关系的,麻烦快一点!


 


【马可仕】就差那么一点了。


 


【阿萨姆】老兄,你真是我的救星啊!我一定要在App上给你五颗星的评价!


【马可仕】别客气,毕竟这是我的工作嘛。


【阿萨姆】你最棒了!


 


{DedSec频道}


【马可仕】这就是目的地可达打印……我们到了。


 


【马可仕】上工了。


 


{DedSec频道}


【马可仕】该开始上工啦。


【席塔拉】我对你有信心啊,马可仕。


【老雷】不是说我们其他人对你没信心喔。


【扳手】没错!我对马可仕超有信心。


【乔许】我对马可仕有信心。


【马可仕】哇,各位,你们今天让我觉得受宠若惊了,听你们这样讲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席塔拉】好了、好了,我不是想暗示什么,但我看我周遭这些人一个一个都是小丑。


【扳手】不过你还是爱我们。


【席塔拉】嗯,但是应该不包括你吧。(8)


【扳手】好伤心喔。


【老雷】没什么好伤心的,我们的关系里面如果有“爱”这个字的话,那还言之过早了点,咱们还是慢慢来吧。


【席塔拉】我就欣赏有耐心的男人。


【马可仕】这个非常有耐心的男人还有正事要做呢。


(8)英原句:Yeah.yeah.I wasnt trying to imply anything.Im surround by clowns.


But you love us.


Well,maybe Josh and Marcus.


Ouch.


(可能是小马哥那两句演技太浮夸了……)


 


{音频文件:拦截到的电话}


{我对这个计划实在没什么把握,别误会我的意思,这辆车是真的很酷。不过他们要我安装进去的那些算法……我总是信誓旦旦地说我不会踏进航天领域,因为我不希望我的工作伤害到任何人。我以为奴歌不会有这种问题,但我现在可没那么确定了,这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烂人。}


 


{音频文件:拦截到的电话}


{等不及德克退出这个计划了,这个幸运的混蛋,这么年轻就可以退休。那家伙来时盯着我的一举一动,真的超需要打上一炮之类的。吉姆说他开始搞自然摄影的事业,真他妈的疯子,为了这种鸟事就离开奴歌。不过我想当奴歌的开创元老就可以随心所欲,也不用再做事了。该死的员工优先认股制度。}


 


{DedSec频道}


【马可仕】各位,找到了。


【席塔拉】太好了,这里应该有我们需要的所有安全规格和信息。


【扳手】很快地,我们就会是开着奴歌车兜风的骄傲偷车贼啦。


 


{DedSec频道}


【席塔拉】是说……乔许在车子的算法你找到了有趣的东西。


【乔许】是啊,里面有个做判断的算法……


【老雷】那玩意叫做“生命评价”,他妈的叫做“生命评价”啊!


【马可仕】“生命”什么?


【乔许】那是一种在意外发生时决定哪条生命优先的判断方式。


【马可仕】是吗?


【老雷】是啊,你会爱死的。


【乔许】车上的电脑可直接访问布鲁姆的数据库,它会根据布鲁姆设置的标准来得出一个分数,像是职业、收入、教育程度、种族、性别……


【马可仕】妈的,我来猜猜。如果我跟老雷发生意外,那就刚好是两个极端。我就是那个贫贱命的,就因为我是个黑人。


【老雷】那不见得……你也知道我在布鲁姆不受欢迎,我的生命评价他妈的超低,所以在那种情况下,我才是贫贱命。不过要是换了别人的话……没错,你讲到重点了。


 


{DedSec频道}


【席塔拉】从那个奴歌副总裁的演示文稿来看,我们大概需要声纹和视网膜扫描才能解开这辆车。


【马可仕】好吧,我来处理。


【席塔拉】马上把他的地址传给你。


 


{户口调查}


[演示文稿]


{如果你想要使用原型车更多的功能,就得拿到副总裁的生物辨识数据}


 


{帕拉德,阿萨姆}


{对胡椒粉过敏}


{奴歌研发副总裁}


{收入:$295.000}


 


【阿萨姆】只是喝杯咖啡而已,只是一次喝咖啡的约会,跟网络上认识的陌生女子见面没什么好担心的。


网络约会很正常……如果她长得跟照片不符怎么办?如果她觉得我跟我的照片不像怎么办?


哦天啊,这真是个烂点子……为什么我会让尤纳坦说服我做这种事?


哦,我没时间外出认识别人也是真的……


操,如果她是奴歌的员工怎么办?她的文件说他是个工程师,我可不能跟……


什么?哦可恶,服务器当掉了。谁再去查一下错误代码好吗……真该死啊。


【阿萨姆】有,我看到了。我这就过来,大概10分钟后到。


 


{DedSec频道}


【马可仕】得手了。


【扳手】太好了。


【老雷】你盯着那双漂亮的褐色眼睛有没有让你动心啊?


【马可仕】没……没有啊,还真是感谢你点醒了我啊,老雷。


【扳手】噗,马可仕喜欢的品味比那好太多了啦。


 


{DedSec频道}


【马可仕】这家伙住得还真高级。


【席塔拉】那当然,毕竟他是优先等级1嘛。


【马可仕】你以为我那么健忘喔?


【扳手】这个家伙的房子集一切之大成,智能电视、智能马桶、智能洗手台、智能地毯、智能丢枕头……什么都嘛有智能!


【席塔拉】其中一样东西肯定有录到他的声纹,我想他应该是那种想要随时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录下来的人。


 


{音频文件:个人备忘录}


{天啊,那本杂志到哪去了?不会是清洁的阿桑拿去丢了吧?该死……现在我被卡在这里,什么都没得看了……或许我们应该在冲水马桶上加个语音控制的浏览器,让它可以自己打开……}


 


{音频文件:个人备忘录}


{我还有没有那个意大利主厨秀的录像存档?天啊,她真的好可爱,为什么我老是找不到这样的女人?因为他们都已经结婚了,而且这里还是硅谷……或许我该改看介绍汽车的节目,这样还比较没那么令人沮丧。}


 


{音频文件:操作顺序说明}


{牛奶又发酸了,加进杂货店的购物清单里,但这次只买两公升。另外加注……青草放牧的生乳会比标示日期还早两天坏掉。}


 


{DedSec频道}


【马可仕】好了各位,我有他的声纹、他的视网膜扫描,还有他这一生其他多余的信息。


【扳手】现在只剩下偷车了!这表示要闯入WKZ电视台。他们正准备奴歌的炫目发布会,肯定会把车放在里面。


【马可仕】啊,WKZ,还有一堆狗屁供应商。


【扳手】而且他们对奴歌汽车的名人开讲,马上就会转型成低人生的可爱爆卦


 


{DedSec频道}


【马可仕】怎么了?


【扳手】偷车的时候到了,朋友。他们把它放在WKZ电视台的其中一座摄影棚里,蜡打得亮亮的,正在等候我们的到来。


【马可仕】听起来挺有意思的。


【扳手】我一直想要闯入电视台里。


【席塔拉】这是天赐良机啊,各位,我们应该要好好利用一下,顺便呢……在WKZ电视台里装上一些收集情报的设备。


【马可仕】这个好,可以打探他们的动静。


【席塔拉】没错……我考虑要用一些监视设备还有软件。


【扳手】我会全部带齐,到WKZ电视台跟你汇合。


【马可仕】可以啊,那待会见!


 


{劫走生物辨识车}


[演示文稿]


{马可仕必须偷走奴歌酷炫的生物辨识车}


 


【马可仕】喂,“扳手”!


【扳手】中大奖啦,快看这些,我敢打赌他们在刺探行动卧底时用的这就是这些东西。


【马可仕】顺利拿到厢式货车了吗?


【扳手】没有,不过WKZ雇佣了乌梅尼-祖鲁当作额外的保安人员,就在我发出——他们收到那些炸弹威胁之后。


【扳手】我可以问吗?


【扳手】告诉我,你成为恋童癖有多久了?


【马可仕】嘿老兄,你知道那是不对的。


【扳手】你第一次看到X光片的时候,你有认出那个插在你直肠里的公仔吗?(9)


【马可仕】有啊,那是我的“扳手”公仔,想说那是他们的最佳躲藏地点。(10)


【席塔拉】“扳手”。随身碟你给马可仕了没?


【扳手】有啊,早就给他了。


【扳手】我正在跟他讲要他把那玩意塞进WKZ其中一部电脑里。


【席塔拉】……我会从那里开始接手。


【席塔拉】是说,如果哪一天他们真的要做“扳手”的公仔,最好把面罩给黏上去,才不会让小孩子心灵受创。(11)


【扳手】讲得一副我的公仔多糟一样。


(9) 插入直肠里的巴斯光年



(10)扳手公仔




(11)摘掉面具的扳手公仔





图片来自推特 1 2




{DedSec频道}


【马可仕】好,先装麦克风;在他们的系统中安装一些间谍软件;用我们从奴歌副总裁那边弄到的生物辨识数据,把一辆很酷的车子偷出来。应该就这样了吧?


【扳手】还有一些,但不用担心,我来处理就好。


 


【马可仕】麦克风装好了……


 


【马可仕】应该可以了。


 


{【阿萨姆】打开,车子。}


 


【马可仕】就像魔法一样……


【马可仕】答啦……


 


【马可仕】天啊,糟了!这辆车子竟然没反应!


【扳手】怎么可能?现在怎么办?


【马可仕】“扳手”!快来帮忙!我想要转向,但方向盘不理我!这样我是要怎么把车子开走啊?


【扳手】哦,对了、对了,有可能是用声控的,对它讲话吧。


【马可仕】对它讲话?你开什么玩笑啊。


【扳手】我没有,用讲的就对了。


【马可仕】呃……驾驶,车子!


【扳手】还真的?


【马可仕】离开建筑物!选择最近的出口!


【】驾驶中。


【马可仕】天啊!不能从窗户!呃……右转!


【扳手】我来当车控语音要高明多了。


【马可仕】你根本就是假的车控语音……但是也没有错,你高明多了……哦,天啊!转弯!转弯!


【马可仕】载我离开这个地方!


【】没问题。


【马可仕】不要撞死我就好!


【】讲遵循所有适切的安全措施。


【马可仕】这样我才很担心……要怎么样才能把你切回手动控制啊?


【】我无法理解这个问题。


 


{DedSec频道}


【扳手】警察追在你后面了。


【马可仕】我知道!但是我没办法控制方向盘啊。


【扳手】你没叫那辆车把控制权交出来吗?


【马可仕】有啊!但它“无法理解这个问题”。


【扳手】那就绕过自动驾驶系统啊,你到底是不是黑客啊?


 


【马可仕】对,好。


【马可仕】我办得到的,不让我就要被打成马蜂窝了。


【】被打成蜂窝乃不智之举,而且会让你的保险金额上扬。


【马可仕】没人问你啦!


 


{DedSec频道}


【马可仕】好极了!我切到手动控制了!


【扳手】真的吗?太棒了!


【马可仕】想知道怎么搞定的吗?不要问,很可怕!


 


{DedSec频道}


【马可仕】搞定,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扳手】喂、喂!生命评价!


【马可仕】哦对,生命评价,我们得查查每条人命值多少。


【老雷】应该会很好玩吧。


【席塔拉】一定会很好玩的。


【乔许】我们就来查一查吧……


【马可仕】没什么好玩的,而且也没什么可以当证据的东西。


【乔许】不过,这也说得过去……你要黑入别人才看到生命评价,直接去抓数据库看不出差别,唯有用透析的方式才能看出优先等级到底是高、中、还是低。


 


{DedSec}


{你看到了奴歌推出的新型自动驾驶车,车子会跟你的生物辨识数据绑在一起。


他们承诺你只要提供你的生物辨识数据,就能够换来安全。但当他们使用ctOS时,关于你的一切就会无所遁形……反而有可能带来杀身之祸。


奴歌的车会访问你的生命评价,而在他们的算法中,该评价会与你的生物辨识数据链接在一起。如果要在两方之中选择活下来的一行……奴歌会挑选生命评价较高者。而另外一行就得死。


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你的车会选择去拯救某位比你还“重要”的人。你无从得知自身的生命评价。但奴歌知道,你真正的价值他们算得出来吗?


我们给了你真相,而你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JOIN US}


 


【马可仕】刚刚当我在劳心劳力时,你他妈的躲到哪去了?


【扳手】做事啊。


 


【扳手】我的头发在镜头前看起来怎样?小林,拿把梳子给我。


【扳手】不要?好啊,去你的!


(F♂Q)


【扳手】哦不!这次我们有麻烦了!你们,你们有感受到这个气团逐渐强壮,一路从南方过来了吗?


【扳手】你进这行当演员有多久啦?


【扳手】哦,我猜大概演了快30年了吧。(12)你想想,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自己人生中的演员呢?


【扳手】你看看!
【扳手】降雨几率极高啊!


【扳手】各位,极高的降雨几率!


【扳手】记得携带雨具,好吗?


【扳手】我的天啊,吉米!他妈的提词机在哪里啊?你明明知道我如果没有先看到提示的话,连我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的,好吗?


(12)英原文:Id say between 1 and 30 years.


我得说在1到30年之间了吧。




【媒体播送】


在全新生物辨识车辆的详细信息遭到黑客团体DedSec的曝光之后,奴歌的股价出现了重挫。该团体宣称这辆车会根据一种武断的排行系统,用你的“生命价值”来进行判断,而极有可能危害到驾驶与行人。许多民权组织公开指责这项违反人权的措施,但奴歌本身尚未对这些指控提出任何反驳。




Watch Dogs 2 - Human Conditions - Launch Trailer


(DLC官方预告片几个渲染动画↓)




度盘:过场CG、剧情、GIF、尬舞(多角度)

评论

热度(17)

  1. 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私法制裁者唯一指定披萨GAY 转载了此文字
    マーカス、見せたいことがあるんだ………说这句话时候扳手的表情和语气,还有之后小马的反应,简直笑死人了...
  2. 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私法制裁者唯一指定披萨GAY 转载了此文字
    dlc简直………画风突变啊!看来编剧大人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的本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