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

闪开我要放飞了

名为家(6)

看到蔻驰和教练那里我真的笑出来了

紫苑er:

名为家(6)


设定:维克托:35岁,花滑退役,任冰场的滑冰教练。
勇利:31岁,花滑退役,继承温泉店。
小儿子润介(ジュンスケ):5岁,幼儿园中班,黑色短发,无眼镜,113cm。
大女儿维娜(ビ—ナ):7岁,一年级,银色长发,较弟弟润介更加强势,129cm。
尤里:23岁,活跃在花滑界,成绩显著,较以前性格有所改善。
泽村真浩(マヒロ):维克托的新学生,20岁。


————————————————————


那个人还记得把自己从被炉中叫醒,提醒自己在被炉里睡着是会生病的,抬头看到的那个依旧挺拔的身姿真是令人想念,清清楚楚地听见那个人动了动嘴唇说着我回来了……
维克托…回来了……
勇利睁开了眼睛。
失落地磕在手臂上,还没有完全醒来的头脑昏昏沉沉。闭上眼睛,依然还停在刚刚温馨的画面。
「只要再睡过去,只要再睡过去,只要,再睡过去……就可以……」
「维克托……」
困倦地揉了揉眼睛,刘海早就已经被蹭的失去了原有的造型,勇利拉了拉披在身上的棉毯,把自己裹得就像个蚕蛹一样,躺倒下去,半个身体搁在地毯外边,仰头就是门口,摸了摸身侧,没摸着眼镜,只能迷迷糊糊地看着门口。
外面天还只是蒙蒙亮,街上暂时恢复了平时该有的宁静。
马卡钦拱开勇利的被脚,依偎在勇利手边。勇利摸着捏着揉着柔软的毛,马卡钦尾巴敲着地毯,钝响环绕在他的耳边。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勇利是被吵醒的。
“唔……维娜?润介?”
“哎呀,你总算醒了。”
好像有玻璃瓶的声音。
“嗯?”
“我说勇利啊……”玻璃瓶再次碰撞,发出叮当的响声,“你……”
“美奈子老师你又一大早就喝酒了。”勇利支起身子揉了揉太阳穴。
“勇利你起来啦?”
“妈……你也来了啊……”挠了挠蓬乱的头发,“怎么都不提前打个电话?”
“也不知道是谁从半夜里电话就打不通。”美奈子指尖弹了一下酒瓶。
“啊?”赶紧摸出手机,摁了几下开关,“昨天没充电,没电了……”
“别说了别说了,来来来,吃年糕,来,润介来。”润介和维娜被宽子拉到座位上。
“奶奶的红豆年糕是最好吃的!”
“妈,别给他们一大早就吃甜的……”勇利顶着鸡窝般的头发架上眼镜。      
“新年第一天怎么能少了年糕呢,你看看都中午了。”
“勇利,要不要久违的……?”美奈子做出喝酒的姿势,“嗯?”
勇利拍了拍美奈子的肩,走进洗漱间。
这一觉睡得是有够久的,他瞥了眼客厅里的钟,半天过了还忘记开店。
吃过饭,美奈子总算是抛下酒瓶安顿下来。
“美奈子老师今天没有芭蕾课吗?”勇利拉开乌托邦的帘子。
“啊……今天新年第一天谁来上课啊……”美奈子甩了甩头发,“倒是你,不去冰场滑两圈?”
“可是我刚刚开店啊。”
“喂喂喂,曾经的大奖赛冠军现在因为开店没有时间滑冰了?讲出去不要被人当成不务正业哦。”
“美奈子老师,我都退役七年了……”
“勇利你胖了。”
“真的吗!”勇利低头捏了捏自己的腰间。
“1,2!”
条件反射似的,勇利尝试着抓住高踢出的脚,然而,结果很惨烈。
“勇利,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可以轻轻松松做到贝尔曼?”美奈子正了正脸色,系上了大衣的腰带,轻轻拍了拍勇利的背,“来吧。”
他咬着干涩的嘴唇,回头对着屋里喊着,“妈!”
“你去吧!店里我来看!”宽子把维娜抱在怀里,打开了电视。
移门撞击了门框,发出脆响。
———————————
电车平稳地行着,新干线的车厢里就如预期中的一样空空荡荡,没有年前拥挤的人群,车厢里竟有些冷。车窗外的城市还没有被夜幕完全吞噬,群山的背后还有光晕透出,余辉洒在河面上星星点点,景色随着高速行驶的列车不断变化。
————————————
后外点冰三周跳,没问题。
后内结环三周跳,落冰还是很稳的。
后外结环三周跳,啊,成了两周跳还触冰了。
后内点冰——
“勇利!”
只见黑发男子抱着头滑行着重重撞击在护栏上。
冰场上的人都被这巨响所惊吓,远远的围着勇利站成一个圈窃窃私语。
叽叽喳喳的人声传入耳中,在脑中炸作一团,撞击所致的眩晕感已经消失,嗡嗡作响的耳鸣绕着自己的头脑挥之不去。
“勇利!”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勇利,你没事吧!?”
自己连这样的跳跃都已经做不到了?
“西郡!西郡你快进去扶一把他!”
说起来,以前还可以跳出后内点冰四周跳。
“勇利你别呆坐着啊!来来来,西郡快快快。”
维克托的代名词。
人群逐渐庞大,耳边的声音越发嘈杂。
“他是以前大奖赛的冠军吧,现在怎么成这样了。”
是啊,怎么成这样了。
勇利摇了摇头,扶着墙站了起来,赶到的西郡搀着勇利的手臂,挥了挥手示意人群散开。
他晃晃悠悠地从冰场上下来,坐在了外围的沙发椅上。
“勇利没事吧,有没有哪里摔痛了?”美奈子到处拍拍摸摸,盯着面前有点发福的脸,表情凝重的很。
“没事没事,我有做好保护措施的,刚起跳那会儿我就知道我要摔了。”他拉下肩上的手。
“那我叫你,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勇利侧过身看着冰场上。
“完了完了摔懵了,维克托要找我算账了。”
“美奈子老师……我好着呢。”勇利站起身来跺了几下脚,“我再去试试。”
“别一上场就开始跳。你不是二十三四岁的美少年了啊。”一把拉住要回冰场上的勇利,把水杯接了过来。
“知道啦……”
“我看你是没听进去。”
勇利又是嘿嘿地笑着。
美奈子叹了口气,轻轻弹了一下勇利的额头。
“这样真的好吗美奈子老师?”西郡站在美奈子的一侧,看着上冰后做着适应性训练的勇利。
“没事,他有分寸。”定了定眼看着多年前亲自贴上墙的海报,温泉 on ice 几个字早就已经被晒得褪色,“果然冰上的勇利才是真正的勇利。”
“真是,谁都想不到他会有跟少年组的常胜将军争夺维克托的勇气……”一同看向墙上的海报,“啊,尤里现在是成年组的大奖赛三连霸了啊。”
“现在是四连霸了。”美奈子努了努嘴,“这次中国的季光虹咬的很紧啊,差0.69分就是冠军了。”
勇利再一次摔倒。
“JJ状态怎么样?”
“两个跳跃失败,第四名。”
勇利拍掉身上的冰渣,准备新一轮的跳跃。
“话说今年JJ要退役了吧。”
“恩……他去年说是这个赛季结束就退役,不过也说不定的,你看勇利那年天天念叨着要退役退役,结果不还是又滑了一个赛季吗。”美奈子抓了抓头发,“把勇利关在乌托邦里面,真是太可怜了。”
再一个跳跃腾起。
“后外四周,不错啊!”美奈子朝着冰场上喊着,“别太累了,该歇就歇。”
——————————————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
挂掉了电话,呼出一口热气,扯了扯脖颈间勒着的围巾,行李箱轮咕噜噜的声音回响在大厅,迈开大步走出车站。
“不好意思,请到这个地方去。”向出租车的司机递出一张纸片,“麻烦快点。”
司机回头看了看坐在后排的乘客,吸了口气,挪手把车窗关上,“那您坐稳点儿诶。”
——————————————        
“怎么样,今天开心吗?”回到乌托邦后美奈子迫不及待得泡了杯茶。
勇利点了点头,换上了围裙。
“不歇会儿?”
“不了,吃饭要紧。”
“怎么没见着维娜?”
“润介他们跟着我妈出去玩了。”
美奈子吹了吹杯中的茶,“我今天看你滑的我真怕你摔到什么……想想你也不是没有摔倒骨折。”
一枚茶叶杆立在热水中。
“我没事啦。”                         
美奈子弯了弯眉角。
灶上的水烧开,水壶呜呜作响。门铃声传入室内。
“勇利,你的快递。”打开门捧过快递员手中的箱子。
擦了擦手,“啊?”勇利关掉了炉子上的火,走到门口,“我没买东西啊?”
“不好意思请您签收一下。”快递员赶忙递过笔,“顺便这里也请刻个章。”
“你的章放哪儿了?”美奈子敲了敲前台的的桌子。
“左边第二个抽屉。”接过笔,在线上签下一长串名字,“真是奇怪啊,我明明记得没买东西……”
“喏,印章。”
勇利把印好章的快递单递了回去,“真是辛苦你了。”                      
“没事没事,新年快乐啊。”快递员轻轻得关上了门。
“真浩的东西?你看上面写着教练。”指腹磨过包装上的英文,把纸盒翻了个面,“但是这边写是寄给我的,所以,是维克托的?”
“那是蔻驰,不是教练……”美奈子拿过盒子,“冰上的王者先生没有跟你提到过美国本土的大牌?”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和子移出美工刀的刀片,“打开看看?”
“我猜是西装什么的。”美奈子割着裹得厚厚的单面胶。
“可是平时我又不穿西装。”
“我也就猜猜嘛。”箱子打开后经典的皮革颜色露出无纺布袋。
“皮靴?挺好看的。”勇利拿出靴子上上下下瞧了瞧,又放在脚前比了比。
“维克托品味真是不错。快穿上试试。”美奈子拆着另外一个包装,“你脚上的那个是新款的马车系列。也就维克托能买得下手。”
“感觉穿在自己脚上好变扭啊?”走到镜子前卷起裤腿,“怎么样?”
店门被啪得打开。
“啊,欢迎光临!”踮着脚走到店门口,“今天温泉很……”
门前的来客使他惊讶不已。
“勇利,我回来了哦。”看着勇利没有反应,低头看了看和子脚上的皮靴,“礼物比人先到家真是好过分呐。”
见勇利应门还没回来,美奈子拿着刚刚拆出包装的香水瓶像门外探了探头,“维克托?!”
“呀,美奈子也在啊。”瞥了眼美奈子手里的香水,“勇利香水也试过了吗?”
“没没没还没……”勇利赶忙往后退了两步,“维克托…你不是……”
“勇利不希望我早回来吗?”佯装拉着行李箱又要出门,“那我再回美国咯。”
“不不不,不是的,是我太高兴了……”勇利连连摆手。
“你脸上可不是开心的表情呀。”轻轻将行李放在脚边,上前一步。          
维克托身上很冷,和子的拥抱显得分外温暖。
“欢迎回来。”
就像机场出口吊牌上顶端的字一样,总是有着融化所有霜雪的温暖。
“维恰。”
“我回来了。”
————————
片尾花絮
维克托:我们来跳舞吧~
勇利:诶诶诶?
美奈子:你们慢慢来我先走了。
维克托:勇~利~~
勇利:那就一下下……


(所谓的一下下他们就从交谊舞跳到探戈又跳到拉丁)
————————————————————
过年出去旅游了,没更文,回来就赶紧更啦。
嗯嗯,出去了好久好久的维克托总算是回到了勇利的身边。
好好补偿好好补偿www~
茶叶杆竖起来是代表有好事发生。好事就维克托回来呀~上一篇中润介也是说维克托今天会回来哒~surprise~(多吃点藕,有用的)
可以有评论嘛~可以吗可以吗~

评论

热度(36)

  1. 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紫苑er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蔻驰和教练那里我真的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