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

闪开我要放飞了

[维勇]四次勇利说他们不是一对儿,一次他承认了

哈哈哈哈哈幸好勇利还没有说“因为我们是朋友啊!”(不对好像说了

宜渡:

最近写正剧太多了,累,来发小甜饼歇歇。




第一次


“你们刚才亲上了?是不是?”


中国站赛后,美奈子来找维克托和勇利时难掩激动。


勇利很想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但可惜他们坐在烤鸭店里,地面上铺着光洁锃亮的大理石砖,没法完成他的愿望。维克托大口吃着美食,装作没听见她的话。


“你们不说话我就默认是了?”美奈子挤了挤眼睛,“要知道现在推特上这个话题都被刷到前几名了。”


“美奈子老师,你不能这么出卖我们!”勇利瞪大了眼。他的嘴确实蹭到了某个柔软的地方,貌似还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润唇膏,但那肯定算不上接吻吧?肯定不算吧?他捅了一下旁边的维克托:“你也说句话啊!”


维克托咽下最后一口卷饼,开口说道:“嗯,亲上了。”


美奈子双手捂住了脸,看起来不知道该作何表情。勇利感觉自己的耳朵在往外冒烟,他不需要挖洞了,因为他马上就会爆炸。


“维克托你在胡说什么?!”


原来我的教练是个这么不检点的人吗,他绝望地想。


维克托慢条斯理地又卷了一张饼,放到了勇利的碟子里,对美奈子说:“勇利脸皮这么薄可不太好呢,心理素质太差也有这方面原因吧。”他的语气就像在谈天气。


“是啊,”勇利崩溃地看着美奈子认真地点起了头,“还得麻烦维克托多锻炼一下他。”


维克托摊了摊手,说:“我争取。”


你们好像在说一些很可怕的事情……勇利已经不知道该怎样接话了,索性嚼起了食物。但是其他两人都很有兴趣地看着他,让他不知所措。


最后他说:“咳,美奈子老师,这件事情请不要告诉我爸妈好吗?”


“为什么?”美奈子问,“你终于谈恋爱了,前辈他们应该高兴才是啊?放心,他们不会……”


“我们不是一对儿!”勇利大叫道。


维克托冷静地点了点头,同意道:“对,目前还不是。”


 


第二次


“那么,你们真的要结婚吗?”


披集在大奖赛前视频通话时问。都住在一层楼,勇利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直接当面聊。


这个晚上,勇利已经不知道澄清这个问题多少次了,现在始作俑者也来问他,他感觉有些生气:“不,谢谢,我们不结婚。”


“啊?”披集张大了嘴,“那你们为什么戴戒指?”


“我说那是护身符你会信吗?”勇利说,“我猜你不会,因为大部分人都没信。”


“哦,可怜的勇利,你们的感情出了什么问题?”披集夸张地问。


勇利摆摆手:“没问题啊,我们好得很。”


“那你们为什么不结婚……我知道了,因为你还没有拿金牌对吗?”


勇利朝天空翻了个白眼。披集把他的表情看作了默认——勇利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继续说:“那加油!虽然我们是好朋友,但我是不会为了让你顺利结婚而故意输给你的!”


“不披集,这不是重点……”


“勇利,你在和谁说话?”维克托洗完澡出来,擦着头发,正要从他后面经过。勇利赶忙挡住了镜头,毕竟,把同住者的裸体暴露给其他人看对双方都不太礼貌。


“是披集。”他说。


维克托穿上了浴袍,好奇地探过头来,出现在了画面里:“嗨披集,有什么事吗?”


“就是想问你们是不是真的要结婚。”披集一本正经地说。


“不是说了吗,等勇利拿到大奖赛金牌就结婚。”维克托说。


勇利脸红了:“维克托!”


“好吧好吧,”在学生的瞪视下,维克托终于屈服了,“那是让勇利安心的护身符,结婚现在还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披集看起来很失望:“好吧,但是你们的婚礼我一定要当伴郎!”


“不你等等披集——”勇利叫了起来,“我们不是情侣!”


但是披集已经结束了通话。


 


第三次


“所以,勇利晚上住在哪?”


参观完冰场之后,雅科夫问。因为时差,勇利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走路都摇摇晃晃,只能拽着维克托的袖子跟在他身后,这大概也是资深教练关心他住处的原因吧。


“当然住在我家。”维克托笑着说。


米拉躲在雅科夫身后无声地鼓了两下掌。尤里崩溃地叫道:“天哪,你们是连体婴吗?”


雅科夫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看着靠在自己的得意弟子身上快睡着了的徒孙,说:“嗯,我希望明天能看到你们出现在冰场上,完整而有精神地。”


“我们会的,雅科夫。”维克托摆出一副乖巧的样子说,“但……您是在暗示什么吗?”


米拉哈哈大笑起来,她抬手捂住了在场唯一未成年人的耳朵,然后凑到维克托旁边小声说:“就算是同居第一天,也不要太激烈哦。”


“我都听见了!”尤里挣开她的手,大叫道,“你们两个,不要太过分!”


格奥尔基已经完全陷入了对前女友的追思中,落在了队伍最后面,口中喃喃自语着什么。


宛如僵尸一般跟在维克托身后走着的勇利,似乎终于积攒起了爆发所需的能量,他突然喊道:“我们只是朋友!!!”


但是没有人理他,只有维克托牵住了他的手,说:“嘘,勇利,我们回家了。”


 


第四次


“恭喜你维克托!你简直太棒了!”


维克托还没有从K&C区的椅子上站起来,勇利就扑了上去。维克托愣了一下,随即张开手臂接住了他。


“第一次见到记录被破还这么开心的。”尤里在一旁抱着胳膊说风凉话。


“你不懂,维克托是我的——”


“男朋友,行行行我知道,你不用再强调了。”尤里不耐烦地掉头走开了,留下勇利一个人在维克托的怀里拧着脖子:“——偶像!”


维克托抬起一只手,把他的头掰了回来:“勇利,现在你只许看着我一个人。”


“是,自由滑世界纪录保持者。”他笑着看向银发男人,“你太棒了。”


“我破过那么多次记录,只有这次最不一样。”他说,“谢谢你,勇利。”


接着,一个吻落到了勇利的额头上,然后是鼻梁,然后是嘴唇。


“维克托——”勇利有些惊慌地小声说,但是他的话被男人的双唇堵住了。


“两位选手,其中一位刚刚破了另一位的世界纪录,现在在冰场外拥吻,这恐怕还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吧?”


“是的,不过考虑到这是我们熟悉的情侣组合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胜生勇利,这一幕也不是特别惊人。让我们祝福他们。”


“我们不是情侣啊……”


勇利已经没有办法也没有心力发出这样的嚎叫了。


 


最后一次


“我们昨天在一起了。”


大奖赛后的晚宴上,维克托牵着勇利的手,两人一起宣布道。


“哦。”披集说。


“哦。”尤里说。


“哦。”大家都说。


“等等,你们不是一年前就订婚了吗——”披集突然叫道。


“是啊,你们难道不是早就同居了吗——”尤里跟着喊道。


“你们难道不是去年都成了一对儿如胶似漆了吗——”大家纷纷起哄道。


“不,你们听我解释,不是那样的啊……”勇利无助地看向维克托。


然而维克托只是摸着下巴笑而不语。



评论

热度(1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