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

闪开我要放飞了

Wish You Were Here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写得太太太太太太棒了!!!!原谅我一激动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会嚎,写得真的太棒了!

廓庵入鄽垂手:

*之前那篇开车文的世界观,当时赶时间写得很匆忙,相当于补完了一点背景


*二设多如狗,为了不显得太脱节就没敢写很详细,时间轴也打乱了一些


*取名无能星人,又是用的歌名,强烈安利! Pink Floyd的Wish You Were Here




01




宇智波斑醒来时,世界已经翻了个转。




倒不是物理意义上真的翻了个转,而是他完全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醒了。醒在一个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看起来倒很像人间的地方,还有一群隐约可以从衣着打扮上看出是忍者的灵长类动物满怀殷切地看着他。




这感觉有点诡异,要知道他一向是吓哭小姑娘的设定,投向他的目光不带点敌意跟恐惧都说不过去。




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柱间深情款款的目光(虽说那时他已经半瞎看不清楚,但这东西是可以意会的)他听到柱间给他发了张战友卡,还要在另一个世界喝交杯酒。当然,他们并没有像美好故事结局那样来个虚幻的影像,表示握手言和,升华主题净化心灵。他只是再一次死去了,两眼一闭不知身后事,上不了天堂也下不到地狱,连三途川都没路过,无知无觉,归于寂静。




四战过后两百年,历史书上的大恶人宇智波斑从一张目测是祭台的石床上坐起来,熟门熟路地感受了下浑身查克拉的走向,有点无语地发现自己又被复活了。




基本可以确定是类似秽土转生的衍生改良版本,斑想,抬起头来扫视了一圈充满宗教意味的现场,有六七个疑似跳大神的围观群众。为首的那个颤抖了半天,终于激动地开口:“罪孽深重的亡者!纵横沙场的修罗!醒来吧,宇智波斑!你将为我而战,给世界带来真正的和平!”




斑:“……”




那人见他没反应,立马结了几个印,其余的人也如法炮制。然后斑发现自己不受控制地站了起来,以盛年之姿穿着那身古老的铠甲,只是没有秽土那些斑驳的裂痕,看起来就跟真人似的。




斑体验着这稀奇的感受,像个牵线木偶似的跟随那群人的脚步,他默不作声地打量起周遭的环境,应该是处于某个山洞里,反派热爱扎堆的那种。




虽遭控制又状况不明,斑却一脸闲庭信步的悠闲,只因这些人在他眼里羸弱得像随时可以碾死的蚂蚁,查克拉微小得光是维持对他的控制就需要好几个人协力。只要他想随时可以摆脱控制,不妨先按兵不动看看到底唱的什么戏。




没走多久就见到了久违的阳光,斑眯了眯眼睛,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炎炎烈日,滚滚黄沙,简直就是四战的历史重演,那次他从棺材里踏出来直接走上战场,这次他从山洞走出来正好俯视脚下的千军万马。




又打仗了?斑有点好奇,任由身体被操控着摆出傲世天下用鼻孔看人的POSE。天地良心,这回他可没掺和。




两批对峙的人马有着相似的装扮,也就颜色上有所区别。复活他的人明显是这边领头的,只见那家伙慷慨激昂一挥手:“同志们,世道不公,天地不仁!我泱泱木叶竟被卑鄙小人所把持,是时候让我们木之一族找回正统了!现在,宇智波斑已经被我复活,他将成为我们的一大战力,助我们纠正这不公平的世界,走向真正的和平!”




人群雷动,大声高呼。


斑:…………这剧本我竟不想懂。




他觉得不能忍了,瞬间释放出查克拉,暴力切断控制抢回主动权,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一把掐住那人的脖子,拔萝卜一样拎了起来。




“解释。”斑冷冷地说,红色的写轮眼宛如鬼魅。




之后斑抱着手臂,听这群瑟瑟发抖的后人述说两百年后的世界。用爱发电没能维系多久的和平,八代火影亡故后,九代火影就控制不了局势,第五战拉开了帷幕。到现在的十二代火影,五大国之间战火纷飞,木叶不但自顾不暇,内乱频起,战力也一代不如一代,甚至到了不惜复活前人的地步。




“那帮卑鄙小人,竟然抢先一步夺走了忍者之神遗留下来的细胞!”回答的人一脸憾恨又不甘。




敢情我还是你们挑剩下的!斑有些恼火地想,一时只觉土葬果然不靠谱,死人的权益根本无法得到保证。一时又想,柱间也会因为这样无聊的理由复活?真是可笑。




与柱间一战本该是个充满诱惑力的选项,但斑突然失了兴致,连听都懒得继续听下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为一团烈火消失不见。




02




斑对蝼蚁的斗争没兴趣,他要撒手不干也没人拦得住。看来忍术的传承确实如同那些后人所说,悲哀到连跟上他脚步的人都没有。斑一口气远离乱成一团的战场,他认出此地位于木叶边陲,便循着记忆前行。




两百年后的木叶并没有陌生到他认不出来的地步,除了建筑的样式翻了几次新,人们的衣着换了款式,连格局都没多大改变。六代火影的改革开放政策一度让木叶进入高速发展期,然而后来绵延的战火搞得民不聊生,直接倒退得比四战时还不如。




斑隐去身形一路走马观花,活像个穿越时空的观光客。可惜这条路线的风景并不迷人,来往的行人也都暮气沉沉,实在不能给好评。




斑最后来到火影岩下,这里添了很多他不认识的头雕。他打量了下越来越非主流的造型,轻提口气跃上完全不像本人的初代雕像头顶,盘腿坐了下来。




“我们在这里建立一个村落吧!”




年少的柱间曾在这里与他许下约定,后来他们实现了,结果却并不如人意。斑不再有可以守护的弟弟,也没有支持的族人,只剩下缥缈的梦想,连BOSS都当不彻底,徒给他人做嫁衣。




他越想越觉得窝火,大有再毁一次木叶的冲动。这时一双手拍上他的后肩,斑不耐烦地抖了抖肩膀,那人只好坐到他身侧与他并肩。




生死走过几遭,千手柱间依然是那个如春风化雨的传奇。他倾过身来看着斑,身上穿着同款的铠甲,跟四战秽土出来的一模一样,只少了那些裂痕,看起来年轻又英俊。斑腹诽着后人只会照一个模子来,连造型都不带换的。




“斑,好久不见。”柱间笑眯眯地说,而斑只是朝他翻了个白眼。“不好,不见。瞧你的木叶干的好事。”




忍者之神嘴一撇肩一垮,黑线瞬间将其笼罩。他跟斑一样被复活,一样轻易地挣脱了控制,心有灵犀一般追着老朋友的查克拉而来。不得不说,对于这样的现状,柱间确实有那么点失望。




斑终是不忍见他那委屈又可怜的样子,拿胳膊肘去戳他,“诶,怎么回事?”




“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啊。”柱间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这次可没人毁灭世界,是你的希望的种子们在窝里斗。怎么,你这个最正统不过的创始人不去给他们指条明路?”斑幸灾乐祸地挖苦他。




柱间露出极无奈的笑容,摇了摇头。


他为了这片土地倾尽毕生心力,甚至手刃挚友,将希望留予后人。唯一的一点私心也不过是与那人交杯换盏,再促膝长谈一次。可和平这个命题太博大了,世道轮回往复,人们永远好了伤疤忘了疼。




“放得下?”斑冷哼一声。


柱间苦笑,“我倒希望能像你那么干脆。”




斑是不懂柱间为何执着于木叶,当初他同样耗费心力创建了木叶,可在他看来木叶不过是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