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

闪开我要放飞了

【柱斑/带卡/鸣佐】和音风韵

曲子太好听ヽ(;▽;)ノ

海啸与鲸落:

主CP柱斑 副CP带卡、鸣佐


今天修了文,结果导致原来的链接全部被吞了...


我真的很舍不得大家的小红心和评论!!!


花了这么多时间修的文被吞的一干二净真的想去死...【改动还是略大,剧情基本没改】


 


脑洞出自佐助一张吹箫的图


全文含车请直接走这里 http://www.jianshu.com/p/945659da68b3


如果不嫌弃我又发了一遍的话


全文唯二的车都是柱斑


送上白白胖胖的咸鱼斑斑


————————————


01


千手扉间看着他家大哥任劳任怨给宇智波斑洗衣服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他亲哥,初代火影,忍者之神,一个妻管严,一个永远狗嘴吐不出象牙的男人。


“扉间呀,还是你代表我去吧。”


“这可是四战后五大国的第一次联合会议,一定有什么大事要决定。你作为初代火影应该义不容辞。”


“哎,还有六代目卡卡西他们在呢,再不济小纲也会去的,我年纪大了,腰腿渐渐不利索啦,也不想奔来奔去遭罪了。”


还真是难为你天天和宇智波斑腻歪了。千手扉间看着他硬朗的背脊和傻气的脸,真不知道他是怀着什么心情说的这话。


“再说了,我一走,这家务可怎么办。晚上没人给斑盖被子他肯定得感冒。”


这下千手扉间觉得自己不但要气疯了,连狗眼都要被闪瞎了。


 


02


作为火影后补来参加会议见世面的漩涡鸣人嘴角抽搐着看着面前的报告:五大国联合公演暨第一届忍界红白歌会将在正月跨年上演。


他假装冷静地看看坐在左边的新任参谋鹿丸,又看看坐在前面的六代目火影卡卡西,五个村长现在和乐融融地围坐在一张圆桌上,场面严肃度与当年四战作战会议如出一辙。或许只有他的这份报告拿错了,应该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文件混入了正规文件中,鸣人这么安慰自己。


“那么,下面就这次的红白歌会第一次商讨会议,我来说一下我的想法。”雷影·艾第一个发言。


等等,这真的是舞台表演的讨论会现场?


“雷影大人,我个人认为歌会这两个字,会使表演形式过于狭隘,而且容易让我们产生抄袭了某个著名节目的嫌疑,这种不利于忍者世界发展的事情,我们是万万做不得的。所以我提议,讲红白歌会改为红白大赛。”


鸣人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爱罗,没想到当年和他称兄道弟的人,在当上风影后,完全脱胎换骨,他差点不认识了。鸣人决定抽空和他好好聊聊最近几年的心路历程。


我爱罗的一番话一下活跃了气氛,除了卡卡西在座的村长们进行了活跃的讨论。经过不长不短的三个小时,大家终于确定了什么,四个人扭头看向卡卡西,一致得出结论:木叶实力最为强盛,火影大人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大赛就交给木叶主办了。


鸣人看到一边的千手扉间愤怒地撕了文件。


 


03


第四次忍者大战后世界终于安定下来,不管是忍者武士还是平民,终于过上了惬意泡杯茶唱小曲的生活。和平才能促进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人们在向时代发出呼喊的同时,终于也注意到了一项被忽视已久的精神享受内容——娱乐。


本次红白大赛的情况还未正式公开,各类小道消息已是传得纷纷扬扬。大部分人眨着泪光眼嗷嗷待哺地期待着这次公开的盛宴。


卡卡西草草宣布了一下大赛的注意事项,明确强调本次大赛,木叶作为主办方,必须充分发挥主场优势拿下冠军,要求不但比赛要办好,参赛节目也要精彩纷呈才是。


“我有个疑问。”千手柱间举起手。


“初代目请讲。”


“红白大赛,据我所知,是以男性选手一组,女性选手一组比赛的,这次大赛,究竟是以五大国各自参赛小组为单位,还是统一以性别为单位比赛呢?”


千手扉间在一旁看完疑似(就是)山寨的节目安排,又听完自己亲哥的发言,痛苦地捂上了脸。


“嗯,不愧是初代目,问了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我回头再和另外四个村长商讨一下。”


一旁沉思许久的鹿丸终于开了口:“作为本次大赛的导演,我觉得我们要明确我们的目标,木叶自己的节目必须都是精品。每个国家表演六个节目,三男三女,我们木叶内部已经开始筛选,女性节目良多,男性节目后补虽多但没有几个能上台表演的。希望在座各位能多多注意身边的人才并挖掘出来,事成之后木叶必会准备丰厚的奖金。”


 


04


——音乐带来梦想,梦想带来希望。让红白大赛带你体验这世上最美好的享受。


宇智波带土面无表情换了台。


——你想成为大明星吗?你想让千万少男少女为你疯狂吗?你想成为忍界万众瞩目的焦点吗?来吧,朋友!红白大赛,让你梦想成真!


宇智波带土面无表情换了台。


——红白大赛,感动你我,追梦之人,让美好在我们心中长存。


宇智波带土面无表情关掉了电视。


这个虚伪的世界,果然所有人都是辣鸡!这种辣鸡世界的辣鸡,能出什么辣鸡节目啊!什么红白大赛,根本就是辣鸡大赛!为什么,明明经历了四战,人类就不能有点忧患意识吗?!四战BOSS之一宇智波带土难得如此忧国忧民。他愤怒地看着地板,又愤怒地看着衣柜,盯了一会,他愤怒地打开衣柜,把卡卡西的外套一股脑全都搬出来盖在身上,委屈极了。


因为这个辣鸡大赛,他和他的卡卡西已经好久没有做运动了,就连见面的时间都少的可怜。他才不相信一群只知道打架的忍者能出什么好节目,最多就是和八尾奇拉比一个水平。可怜了他和他的卡卡西,简直是一对苦命鸳鸯。


 


05


“我知道佐助会吹尺八,鸣人,这种时候,你就应该勇敢站出来,鼓励他,激励他,让他上台。”


佐助会吹尺八的事,鸣人是一清二楚的,但他完全不认为佐助会参加这种无聊的表演。他甚至觉得,自己在提出这个愚蠢的提议时,就已经被赏了几发千鸟或者天照了。


“鹿丸,这种作死的事情,你要做我绝不拦你,但是你让我去做,我们还是兄弟吗?你究竟是何居心啊我说?我死了你就能安心吗我说!”


那样我能少做很多麻烦事。出于友谊,鹿丸翻着白眼说:“我只是实事求是,宇智波在以前就是个大家族,家族继承人定是学了什么琴棋书画,就算他已经很久没吹了,有写轮眼他定能惊艳四方。”


惊,惊艳四方?!鸣人咽了口口水。


“你难道就不想看佐助吹尺八的样子吗?”


“呵呵,我和他只是朋友。”他连口癖都不见了。


“你是他唯一的‘朋友’,他现在虽然回到了木叶,整天就是在家宅着,说不定心还在外面野着呢,指不定会想些什么。就靠给你了,兄弟,我们木叶这次一定要成功。”


鸣人想象了一下佐助吹尺八的样子。小时候佐助当着全班的面表演过一次,吹成啥样子鸣人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吹的什么曲子也完全没有了印象,只记得表演结束后佐助抽屉里的情书又多了一倍,他还因此伤心记恨了好久。


四战因宇智波而起,佐助作为宇智波的末裔,有责任有义务为家族洗清丑闻,鸣人暗暗下定决心,代替佐助向鹿丸保证一定好好吹尺八上台表演。


 


06


鸣人已经对佐助进行了不下一个小时的演讲,他从红白大赛的重要性,宇智波血洗前耻的必要性,木叶走向成功的必然性三个方面对佐助进行了洗脑式炮轰,但对方丝毫没有被感动。


“是卡卡西让你来当说客的吧。”


“不是,真不是,佐助你要相信我呀我说!”


“噢,那就是鹿丸。”


“……”


“宇智波做事坦坦荡荡,没有什么要解释的。”


“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想要全世界都知道你的好。”


佐助被他激得一身鸡皮疙瘩。


“佐助!我把我和你的故事都给全忍界放过小电影了,这下大家都知道我要把你带回木叶,但是你回木叶这件事情,基本也没几个人知道。我是个说到做到的忍者,你一直不露面,大家就会觉得我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如果我是个言而无信的人,我就不能胜任七代目了。佐助,你是我朋友,你可得帮我呀我说。”


佐助记起四战自己惊天骇人的一句我也要当火影的奇言,心想自己已经输给了鸣人,若鸣人没有成为火影,自己作为宇智波的骄傲放哪搁,他觉得这件事情他必须管管,但他也不想背斑和带土的锅,而且不能就这么便宜了鸣人。于是他交给鸣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你把斑和带土叫上,我就答应你。”


 


07


千手柱间觉得很苦恼,他看着自己篮子里被压烂的草莓愁眉苦脸。昨天斑和自己说自己想做草莓大福,让他挑几颗新鲜的个头大点的草莓回来。于是他起了个大早,赶到木叶新开的草莓基地去挑草莓。冬天还未到草莓的成熟季节,只有大棚里供着几颗好看的。柱间嫌不够大,但他也不敢用自己的查克拉去催熟草莓。前阵子他给斑催熟了几颗龙眼,被斑吐槽好端端的水果全是他的查克拉味,暴殄天物。刚才回家的路上,有两个熊孩子撞倒了他,一篮精心挑选的草莓洒了一地,还被小孩不小心连着踩了好几脚。


宇智波斑战后在家太闲,迷上了做点心。其实他做菜的本事也不错,年轻时为了照顾家中的弟弟,他练了一手好菜,不管是味道还是样式都堪称完美,但柱间只偶尔吃到过几次,原因很简单,斑懒。自然,柱间也不想让斑动手做饭的,他舍不得让斑烫到。柱间认为,做点心就好,虽然斑每次都只做和式甜点,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柱间这个不爱吃甜食的人对这些小点心着迷。斑的点心像他的忍术,样子好看,和他一样好看,柱间总是一边吃一边夸赞斑的审美和手艺。


想起他的斑,柱间一下子又高兴了起来。自己的爱人在四战后乖巧地不得了,每天都在床上风情万种地呼唤着自己做牛做马。宇智波斑在他的精心调理下,变得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该有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该敏感的地方……咳。柱间摸摸自己发烫的耳朵,四处望望,很好,没有人。


“柱间大叔!!!”他看到一团金灿灿向他跑来。


 


08


卡卡西开了瓶好酒,双手给千手柱间满上,紧接着给鸣人点了一杯西瓜汁。


“宇智波乐器合奏,您觉得可行吗?”


千手柱间看着卡卡西笑眯眯的眼,思考起坊间传闻六代火影最无威严的可信度。


“佐助说只要带土和斑也参加,他就去吹尺八。”鸣人在一旁插嘴。


“有这个节目,我们就能把新闻搞起来,做大,做响,好在比赛开始前就有噱头,打响木叶第一炮。现在男性节目还差一个,我认为这个节目是完美的。”


千手柱间讪笑道:“可是斑他……”


“初代大人,您别撒谎了,二代已经和我说过了,宇智波斑会弹三味线。”


“他还说你年轻的时候和斑去夜游,那些姑娘都只选斑。虽然我觉得斑有点凶,但因为他会点乐器,姑娘们也会喜欢他吧。女孩子的心思真是搞不懂的我说。”


柱间抽搐着眉毛看着鸣人和卡卡西,默默给自己灌了一口酒,还倒霉地呛到了自己。


卡卡西善解人意地给他顺顺背:“带土那边我会解决,斑就交给您啦。”


 


09


柱间沮丧地回到家,看见斑披着自己的薄袄,眯着眼躺在内院的木椅上晒太阳,心里更加难过起来。他在回来的路上才反应过来,自己就在刚才稀里糊涂把自己的斑给卖了,不过这事儿扉间也有责任,这锅他也得背。


斑懒散地睁开一支眼:“怎么才回来。”他闻着空气里的酒香,“偷溜去喝酒了?”


“路上碰到了卡卡西和鸣人,就……我就喝了几口。”说着他把那篮惨不忍睹的草莓拿到斑面前,委屈地说,“对不起,草莓它……”


斑一脸要你何用的表情:“好歹也是初代火影,你那动不动就消沉的毛病能不能治治。”


柱间熊抱上去,亲亲他的脸颊。


“算了,今天不想动,就想睡觉。”


柱间闻着他脖颈的体香,轻轻说:“要我抱你进卧室吗?”


回答他的是勾上脖子的双臂。


 


10


“我不。你又帮我接了什么奇怪的事。”


“带土,这是你的赎罪机会。你不是很想再次融入木叶吗?我如此支持这件事就是为了你。”卡卡西睁着眼毫无任何愧疚。


“但是阿飞害羞!阿飞一上台就什么也做不好!”


卡卡西对他的人格切换已经见怪不怪:“你一定做得好,我相信你。”


“但是阿飞毁容了,电视里都说人丑就不要出来吓人。”


“你在我心里最帅。”


带土直视卡卡西认真的表情,琢磨着这件事情可能还真不能就这样浑水摸鱼过去了。


“事成之后,一个月,姿势随你高兴,深度任你挑选。还有上次买的那个女仆装,你不是一直很想看我穿吗?”卡卡西继续给他下猛药。


“好。”


 


11


“对了,卡卡西,你让我表演啥?”


“和式传统乐器,哪一种都可以,曲子可以选。”


“啊?我不会什么乐器啊。”


 


12


——号外号外!宇智波家族三代同台,木叶是否能一举夺冠?


——惊爆!宇智波一族竟能文能武,打架和才艺一样不落下?


——宇智波究竟有多少秘密鲜为人知,木叶为何派宇智波参加大赛?



??


???


!!!!!!


宇智波佐助听着窗外卖报小哥的吆喝,后悔地想鸣人竟真的能做到这一步。斑和带土是吃错药了吗?四战的两个BOSS还能不能好了?木叶这么发展下去真的没问题吗?忍界会不会就此灭亡?他咬着指甲郁闷极了,看着窗外的蓝天,开始怀疑这个被鼬守护的木叶村。


 


13


卖报小哥抓住上街买菜的初代火影,竟觉得有些脸熟,但依旧不忘本业开始卖起了安利。


“这位先生,我看你筋骨清奇,定是被命运选中的男人。这是今天最后一份木叶日报,一毛钱卖给你,都是大新闻,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啦。”


千手柱间也是眼抽,一眼就看见了醒目的标题:“宇智波降临红白,写轮眼惊艳忍界”。这还没登红白呢,写轮眼已经惊艳忍界了?!谁写的标题,改天一定要扉间把人换掉。他选择性忽略报纸的角落几个有关历代火影和宇智波一族的各类小道消息花边新闻小标题,淡定地把卖菜找来的一毛零钱给了卖报小哥。


这事他都没敢和斑提起过。是谁!是谁出卖了他!


天真善良的鸣人好歹查克拉和自己同源,一定能理解自己的难处。脑中浮现卡卡西那张笑眯眯的脸,绝对是他!赶鸭子上架,他竟然敢玩阴的!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卡卡西!


 


14


“宇智波带土先生,您要温柔的对待这把胡弓,乐器这种东西呢,就像爱人的灵魂,要轻轻抚摸它才是。”


看着卡卡西不知道从哪里给他找来的的胡弓老师,一手粉红指甲,一嘴娘娘腔语调。此时的带土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曾经也是指甲油大军中的一员了。上课第一天带土嫌弃了一整天,第二天卡卡西陪着他来上课他就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到无视了娘娘腔老师的课,第三天他发现自己没有乐感,不是学乐器的料,第四天他在老师的谆谆教诲下想起了忍者学校考试不及格的噩梦,第五天他感受到了这个虚伪世界的恶意,第六天他开始和卡卡西抗议且抗议无效,第七天他觉得当年报社的雄心壮志又再次燃烧起来了。


他结了个印留着影分身遭罪,自己光明正大开始翘课。


逃课偷溜出去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人拎着番茄走路的佐助,他又开始犯病了,蹬蹬蹬走过去大喊:“哟,这马上就要演出了,你咋不去练习,当心上台出丑。”


宇智波佐助用同情的眼神看他一眼,拿出一叠曲谱交给带土:“第二排是胡弓的旋律,你自己练去吧,过几天我们三个一起排一遍。”


带土觉得自己被鄙视了,听侄子的语气好像他和那个老不羞是可怜自己在等自己苦练完好三个人一起排练,他觉得自己身为四战BOSS之一,有一种叫做威严的东西仿佛受到了挑衅。他抽了抽嘴角,毫不留情大喊:“肯定是漩涡鸣人!是他让我们去表演的是吧!”


“是卡卡西。”不好意思说是他自己,于是佐助果断把责任推给了自己的不良教师。


“……”


“回去好好练吧。”


“我不相信,连宇智波斑都会答应这种事情。他吃错药了?”


“大概千手柱间治住了他。”


“这个世界果然是虚伪的。”


佐助看着带土一脸生无可恋脸,觉得这事儿越来越玄乎,他问带土:“你有多久没见过斑了?”


“啊?入冬以来就没有。冬眠了都说不定。”


“……贤二叔,我有个大胆的猜想。”


“谁是贤二!你说谁贤二!”


 


(以下内容我都怕被吞,直接走链接


 


————————————


下一部,在柱斑TV告别后会放上来


大约就是这个故事的续写【为TV的柱斑和带卡撒糖】


如果大家不嫌弃我这个脑洞的话,我考虑下次做个无料或者小料(第一部全文2W字,我估计写完第二部会爆炸)


此外,送上宇智波演奏的纯音乐《春よ、来い》http://music.163.com/song/863897?userid=54608660  


原曲含日本筝的声音,我没写出来


【被折腾的很心累】

评论

热度(31)

  1. smileyjus海啸与鲸落 转载了此文字
  2. Arkham Knight海啸与鲸落 转载了此文字
  3. 紫菜de饭_四回転フリップ海啸与鲸落 转载了此文字
    曲子太好听ヽ(;▽;)ノ